請問「虛雲老和尚舍利塔碑銘」之源由?

姓名或匿稱: 
曉楓
導師在華雨香雲第三十四篇,有「虛雲老和尚舍利塔碑銘」一文,似為導師為此塔所書的碑銘,此塔似建於香港。導師於民國54年甫出關門,55年居報恩小築。導師且非虛雲老和尚之法子,何以會在55年為此立於香港的塔碑為銘文,是為勵後學?不知其始末因緣為何?
三四、虛雲老和尚舍利塔碑銘
古巖虛雲老和尚,以禪聞於時。其體道也深徹,履踐也篤實,利生也過化存神。值危疑之秋,行難忍之事,若和尚者,可謂不思議者矣!和尚生有異徵,長慕至道,於物欲釋然無所累。苦行則岩棲谷飲,衣不蔽體。出世為人則盡捨䞋施以著悲敬,雖嚴淨道場,矞皇揚麗,而和尚以一笠、一鏟、一背架而來者,還一笠、一鏟、一背架而去。方其家室聚居,己類大迦葉之不染,因知性自離欲,生有自來者也。和尚之參學也,學無常師。師天臺之融鏡,友九華之月霞,遍參金、焦、高旻諸禪宿,而友冶開、法忍,結茆於終南。發心參禮,遊海內名山,遠及康、藏、印、緬。歷霜天雪地,蕉雨椰風,巨流峻嶺,靡不任境去來,禪心自在。而後假病緣以專心,瀕死亡而遺我。於高旻茶杯落地,頓斷疑根,物無所累,定或兼旬。和尚精苦為道,近四十年而乃得之,殆示人以參學之典範歟!和尚孝思懇篤,拜香以見文殊,然指而禮舍利。困風雪,歷病難,不悔其初志,其所以報親恩者厚矣。雞足之祝聖,曹溪之南華,雲門之大覺,雲居之真如,悉以和尚之發心感召,剎院莊嚴,禪風仍續。鼓山湧泉賴以中興,廣州光孝留斯弘願。是皆感法乳之恩深,殫心竭力,圖興祖庭以報祖德。知恩者能報恩,和尚庶足以當之。和尚本禪者恬淡勤勞之風,以向上事為化。語簡意深,人輒有所啟發。或講經論,或修懺法,或弭兵亂,或濟災黎,故得道俗同欽,朝野共仰。遜清得肅親王之護持,民國蒙林主席之迎請。譽動邏京,王臣因定而皈依;道流美國,詹寧慕禪而來禮。滇、桂、閩、粵,和尚之所遊止,當道之崇敬優禮也特深。及乎法難嚴重,應化滬、杭,歸依者達四萬人,見聞之益,末世孰有如和尚之盛者乎!大陸易色,聖教垂危,和尚不忍棄全國僧侶,留雲門以資攝化。雲門事變起,折肋傷目,再絕乃甦,而能心住無相,情忘怨親,寂然不改其操。遊北都,雖形格勢禁,而猶以僧制戒法為必爭,可謂大無畏者矣!晚居雲居山,闢荒蕪,興叢林,而事與願違,禍無寧日,住牛棚而幾不可得。中國之法運日艱,和尚之病勢益深,於民國四十八年十月十三日,吉祥入滅。殆感法難因鬥爭而方深,住世無益也耶!距生於道光二十年,世壽百二十,戒臘百歲。和尚之入寂焉,海內外痛悼良深,香港緇素思慕之尤切。爰就荃灣芙蓉山側,建莊嚴之塔,以奉舍利,永式崇仰。民國五十五年仲春,塔成,舍利奉安。願為眾生作得道因緣,盡於未來!銘曰:
來有所自,去無所住,證德難思,兜率是處。
自性舍利,唯心塔婆,香海緣深,慈光永護!
(《華雨香雲》,pp.380-381)

回應

導師的著作中不曾就此事有所說明,而導師歸戒弟子鄭壽彭居士編的《印順導師學譜》(七十年二月一日初版)87頁僅有:

民國五十五年,丙午,六十一歲(一九六六)

春,撰〈虛雲老和尚舍利塔碑銘〉妙雲集下編(10)華雨香雲,三七九頁

凡事均是有因有緣,導師一生之中似乎與虛雲老和尚只有一面之緣,可能是當年香港教界敦請導師撰寫碑銘。

二十年(二十六歲)二月,到廈門南普陀寺閩南佛學院(以下簡稱閩院)求法,插入甲班(第二學期)。暑期考試還沒有終了,我就病倒了,精神一直不能恢復。八月初,代院長大醒法師要我去鼓山湧泉佛學院教課(實際是易地休養)。在鼓山,禮見了當代的名德──虛雲與慈舟二老。(《華雨香雲》,p.10)

 

主編隨筆版主:常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