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海涓滴

印順導師重視「整體的佛教」,因此他認為:「佛教每一階段的聖典,都是代表著時代佛教,成為時代佛教的指導方針。它是佛法在活躍的進行中,適應人類,而迸出智慧的光明,留下了時代佛教的遺跡。」

吾人以為,近代學人或行者所撰述的「法義饒益文章」也可以作如是觀。職是之故,本版將以短篇佛法專論或小品心得分享,提供網友一處「廣學多聞、受用法味」之園地,歡迎網上法友們分享心得或回應討論。

版主林建德教授簡介:

林教授於台大哲學系取得博士學位,任教於佛教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2007年8月~迄今),林教授探索東方哲學暨宗教二十餘年,主要研究方向為佛教思想,並旁及道儒二家、西方哲學,尤其推崇印順長老佛學著述。近來亦關注東方暨佛教思想對現今哲學探討的可能啟發,特別是心靈暨意識問題。現已發表中英論文數十篇,並著有《道與空性:老子與龍樹的哲學對話》、《心識與解脫:對比視域下的佛教心意識理論》等書。歡迎諸位法友進站瀏覽、分享心得、參與討論。個人網址/部落格:http://mind-breath.blogspot.tw/

※張貼前請先詳閱:回應規則 & 張貼方法 ;另也提供文字編輯器,方便使用者文書編輯,請參考文字編輯器各元件說明[Basic版] [Full版]。(法海涓滴版主) 

 

「文以載道」

「文以載道」

一篇文章通常有兩個重點,一是「說什麼」、二是「怎麼說」。所謂「文以載道」,可知文章是為了提出觀點、說明道理;或者一般所說的「言之有物」,文章的書寫皆不是無病呻吟,反而是有所感、有所悟,因此抒發為文。 

「善門入佛門」之延展詮釋

「善門入佛門」之延展詮釋

證嚴上人秉承印順導師「為佛教,為眾生」之師訓,創立「四大八法」的慈濟志業,開展以慈善為法門的佛教修行,實踐「善門入佛門」的修學理想。 

學術和信仰的四種傾向

學術和信仰的四種傾向

佛法作為一種宗教,當重其「宗教性」,佛法作為研究對象,亦也要「求真實」,如印順法師所言;意即,學佛之「宗教性」與佛學之「真實性」(世俗意義)當是相輔相成、相互制衡,這裡的「學佛」是廣義的,代表心靈淨化、人格完滿等理想。 

「執空」

「執空」

「執空」的人,猶如一個人緊抓著放下,然如緊握住欲鬆開的拳,說什麼拳頭也打不開。 

《雜阿含經》第262經讀後有感

《雜阿含經》第262經讀後有感

《雜阿含經》從第一經記載世尊告諸比丘「當觀色無常」,乃至於「觀受、想、行、識無常」,表示「如是觀者則為正觀,正觀者則生厭離,厭離者喜、貪盡,喜、貪盡者說心解脫」。

「活的哲學」之展望

「活的哲學」之展望

  勞思光在〈中國哲學研究之檢討及建議〉關心如何使中國哲學成為「活的哲學」,勞思光說:「我們可以將中國哲學看成「已死的哲學」或「活的哲學」。若是當它是「已死的」,我們可以滿足於哲學史的研究。若是當它是「活的哲學」,則哲學史的研究只是我們瞭解它的必要工作,而中國哲學的研究不能停在這一個層面上。」[1]其中讓中國哲學活起來的可能,勞思光期許著「心靈哲學」的發展,而這樣的「心靈哲學」包括道德哲學、文化哲學,使中國傳統心性論轉為現代化的型態。[2]

佛學論爭之「國際仲裁」

佛學論爭之「國際仲裁」

  面對佛學上的歧見紛爭(乃至釋道佛間的論辯),有時交付「第三者」(客觀外部人士)進行「國際仲裁」,以決斷思想史上的爭辯,或也是值得考慮的,這也意味著佛學研究面臨更多元的挑戰。[1]

龍樹菩薩如何看待智者大師

龍樹菩薩如何看待智者大師對他的佛學詮釋呢?

印順法師曾在《中觀論頌講記》評論智者大師對《大智度論》的解讀,認為「三智一心中得」不是龍樹思想,而以「真是欺盡天下人」點評之,指出中國傳統學者把龍樹學的特色完全抹殺,認為龍樹的智論何曾說過「三智一心中得」。不過,後來在回應牟宗三先生時,印順法師也承認「話也似乎重了一點」。 

自然化佛學

大約一百年前太虛大師提出佛教革命,其一即是「教理革命」,印順導師也自承其一生的「為佛教,為眾生」的佛學研究,亦可說是太虛「教理革命」的延續。

明心見性

明心見性

是誰身上帶著一顆明珠?

金礦中富含黃金

遮蔽復遮蔽

纏繞復纏繞

又有誰破繭而出

放大光明?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