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海涓滴

印順導師重視「整體的佛教」,因此他認為:「佛教每一階段的聖典,都是代表著時代佛教,成為時代佛教的指導方針。它是佛法在活躍的進行中,適應人類,而迸出智慧的光明,留下了時代佛教的遺跡。」

吾人以為,近代學人或行者所撰述的「法義饒益文章」也可以作如是觀。職是之故,本版將以短篇佛法專論或小品心得分享,提供網友一處「廣學多聞、受用法味」之園地,歡迎網上法友們分享心得或回應討論。

版主林建德教授簡介:

林教授於台大哲學系取得博士學位,任教於佛教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2007年8月~迄今),林教授探索東方哲學暨宗教二十餘年,主要研究方向為佛教思想,並旁及道儒二家、西方哲學,尤其推崇印順長老佛學著述。近來亦關注東方暨佛教思想對現今哲學探討的可能啟發,特別是心靈暨意識問題。現已發表中英論文數十篇,並著有《道與空性:老子與龍樹的哲學對話》、《心識與解脫:對比視域下的佛教心意識理論》等書。歡迎諸位法友進站瀏覽、分享心得、參與討論。個人網址/部落格:http://mind-breath.blogspot.tw/

※張貼前請先詳閱:回應規則 & 張貼方法 ;另也提供文字編輯器,方便使用者文書編輯,請參考文字編輯器各元件說明[Basic版] [Full版]。(法海涓滴版主) 

 

智慧是一種能力

智慧是一種能力

倘若哲學是「求道」的過程,此「求道」亦在於「修道」;當今哲學的局限之一,在於哲學家不談修行或少談修行。

呼吸即存在

呼吸即存在

小說中描述劍客與劍的緊密關係,而有「劍在人在,劍毀人亡」之語;劍猶如劍客生命一般,不能輕意失手、人劍分離,以免置己於險境。

宗教導正科學之可能!?

宗教導正科學之可能!?

近年來在意識研究領域中,西方學者注意到佛教觀點,其中十四世達賴喇嘛可說扮演重要推手,他重視佛教與科學之間的對話交流,認為結合嚴謹的第三人稱(即科學)和第一人稱(如佛學)的研究路徑,可期望更整全的方法來探究意識問題。[1]

再談「佛教多元主義」

再談「佛教多元主義」

佛教有兩種形象,一種是和合無諍、不與世間諍,主張大慈大悲和柔和忍辱;另一種是為「求真」而勇猛精進、大雄無畏,如經上形容佛陀──「沙門瞿曇論士能伏一切外道異學」、「執持利智金剛杵,當破外道一切邪」,中觀學家之「破邪顯正」亦在於此。

從苦難、宗教到療癒

宗教即療癒

宗教原不是給人研究的,而是給人信仰,因信仰而產生力量,透過實踐去療癒自己、療癒他人。如是宗教即療癒,宗教與療癒密不可分、互為一體。

信仰的中道

信仰的中道

信仰需要信心,但切忌過度信心,過度信心是一種迷失,活在自己世界中的基本教義派,甚至成了極端份子、恐佈主義。 

我的繼承與追隨

我的繼承與追隨

一個佛弟子的信仰、知見與修行,無庸置疑當是以佛陀、以三寶為依歸,然在現實人間的實踐指引,仍不免另有人格典範作為參照指引。 

著眼於佛教根本法義

著眼於佛教根本法義

  本書《心識與解脫》主要著眼於佛教根本(或基本)思想來回應現今心意識課題,而避免陷於各學派複雜爭議中,試著以簡明的觀念進行詮釋。換言之,本書重視佛教之共通法義,雖不是全部,但至少可以視為是基礎。或許會問:佛教的唯識學談八識,一般人最多只講到六識,為什麼不以唯識學來討論意識呢?誠然,唯識學對心意識細緻而深入的解釋、解析,確有見人所未見之處(而有其特色),但有三點或要一併考量:

鬆緊之間

鬆緊之間

或許是因為性格使然,某種程度完美主義性格,我常常把自己逼得很緊,有時放鬆不下來;然而無法放鬆,思路就難以活絡,因緊而阻塞。 

情理的兩面

情理的兩面

人有理性和感性的兩面,情感不分彼此,把人與人連結在一起,理智明斷人我,尊重每個人的獨立性與個體性。理智和情感同屬於每個人的一部份,既分又合、不分不合,維持某種「中道」的平衡。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