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中心網站現階段提供五項佛法討論平台新註冊者請閱討論規則):
(一)有系統介紹印順導師著作的特色及研讀方法
(二)舉辦佛法網路讀書會
(三)印順導師著作答客問,法友若提出導師著作相關疑難問題,版主將會盡速回應,但僅限來客一問,版主一答(欲續問者可另再立新問題)。
(四)佛法討論區,歡迎法友分享佛法的體會與討論。
(五)法海涓滴,提供網友「廣學多聞、受用法味」之園地。歡迎法友們分享心得或回應討論。

請問「非迦旃延子比也」之真義?

姓名或匿稱: 
林文亮

「大乘經重於勝義的現證。在這一原則下,「依於法性」,「依於勝義」,顯示發心、修行與佛的果德。大乘經的出現,與論究「佛法」而發達的論書——摩呾理迦(māṭrkā),阿毘達磨(abhidharma);範圍僧伽的毘奈耶(vinaya),關係不大,也就很少的論到。當然,在「大乘佛法」發揚中,也漸漸的為大乘經師所引用。特別是大乘論師,面對(聲聞部派的)現實佛教界,不能不加以考慮。對阿毘達磨等論書,龍樹(Nāgārjuna)在《大智度論》中,也只多少引用。西元五世紀初,鳩摩羅什(Kumārajīva)「常歎曰:吾若著筆作大乘阿毘曇,非迦旃延子比也」!」(《印度佛教思想史》,p.341)

六家七宗之再格義

六家七宗之再格義

東晉時期佛法初傳中土數百年,般若義理的解釋有所謂的「六家七宗」之說,分別是:本無宗、本無異宗、即色宗、心無義、含識宗、幻化宗以及緣會宗。

學術訓練

學術訓練

過往我是一個不拘小節的人,也認為這樣的不拘小節是優點,一種正面的人格特質,然而卻也養成苟且隨便,因循潦草的習性,在待人處事的許多環節受傷或吃虧。 

大孝終身念師恩

大孝終身念師恩

證嚴法師曾以「慧命導航師」,形容印順法師在其學佛歷程中的重要性乃至關鍵性。證嚴深受中華文化傳統影響,孝道禮儀一直是她自持和教化的重點,尤其大孝終身慕父母、念師恩,證嚴對印順惦記之深、感念之重,亦不時在日常開示中表露出來。證嚴法師對於印順法師的惦念,大致可從以下五點來說:

「更重菩薩大行」

「更重菩薩大行」

對於印順法師的追隨或繼承或可分有兩個向度:一在於佛學思想或佛法見解上,另一是菩薩信念或大乘精神的認同,兩者之間並非是截然二分或僅取其一,只不過深淺比例各有不同,有偏重佛法見解、有強調菩薩信念,也有兩者兼而具之。

重省師徒之間

重省師徒之間

師徒之間的傳承關係、師徒情誼,一如世俗中有血緣、血親關係,佛法中所說的為法脈傳承,不僅是己身所從出之剃度形式,更有信念價值的一脈相承。此以道為親之以道相交、以道相謀,象徵共同的理想志願,依此所締結的關係,乃不同於世間的俗情維繫。因此佛門中時有法子與弟子之別,傳法未必都是自己弟子,相對的非自己親剃的弟子亦可於傳法之列。[1]證嚴法師也曾向昭慧法師表示:其為法徒、法子,而自己是弟子、徒弟。[2]

「印順學派」的範圍

「印順學派」的範圍

證嚴法師之是否歸於「印順學派」,曾為當今台灣佛教界、佛學界關注並提出討論(可見邱敏捷《「印順學派的成立、分流與發展」訪談錄》,台南:妙心出版社,2011年。),然其問題之本身(如「印順學派」概念本身)亦有開放討論之空間。

大乘廣五蘊論

姓名或匿稱: 
三寶弟子

印順導師於廣五蘊論講記p127 有提到,「捨」是相應行法。 弟子曾於于凌波居士的解釋說「捨」是不相應行法。

1:應該怎麼去理解呢? 還有,不相應行法是不是只有24種? p132有講到修到四禪時「捨、念清淨」,不是有一個捨嗎?三禪裡面也有行捨,都有一個捨。

2:於三禪都有一個「捨」應該怎麼去理解呢?

能修於四力,精進不為難

姓名或匿稱: 
匿名

導師在成佛之道中,講到精進波羅蜜時,說:「勝解堅固力,歡喜休息力,能修於四力,精進不為難!」

請問:此「四力」的經論出處為何?

感謝!

旅行作為一種修行

旅行作為一種修行

人生是一趟由生到死的旅途,生活的每一個片刻都是修行,人生之旅程即是修行。

頁面

訂閱 印順文教基金會推廣教育中心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