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陀山誌奇』的來歷

關於中山先生的〈普陀山誌奇〉一文,有的說是陳去病代筆;有的不相信代筆。然無論是偽是真,而在普陀山,確乎見到奇跡,這是不可否認的。想起我事後所聽來的說明,把他寫下來,作為考論此事的參考。

民國廿三年舊五月底,我從武院回普陀,上佛頂山閱藏樓去閱藏。知客師月靜、頌萊來告訴我,說普陀山新近發見了 國父的墨寶。他們拿照片給我看,我對於如何發現一層,探問了一下,覺得也還入情入理。這才為他們寫了一篇短文,發表在佛教日報上。

事情是這樣:前寺的大知客萬松,雖是十方人,卻在山上過得很久,很熟。這年夏天,接任了淨土庵的住持。淨土庵是比較荒涼的小廟,交卸時,附帶的交出此項文件。淨土庵的舊住持,名字我已忘了,他怎會有這一項文件呢?據說:中山先生遊普陀時,前寺方丈是了餘和尚,似乎陪同去各處遊覽。遊覽歸來,在前寺丈室晚餐。談起所見的瑞相,了餘和尚當下請他留個紀念。據說,這篇〈誌奇〉,是當晚在前寺丈室寫的。中山先生等當晚下山,了餘和尚送客歸來,一時忽略,等到第二天早上問起,已不知那裡去了。原來,後來在淨土庵當家的那位,當時在丈室當侍者。他年紀還輕,不懂事,而對中山先生卻有一種景仰,因此就把它藏起來。過了二十年,他已潦倒不堪,淨土庵荒落得無法維持;自己也知道墮落,沒有保存該項文件的資格與必要,因此就一併交出來。

該項文件的來歷,照這樣說,也還入情入理。假使說偽造,淨土庵的那位舊住持,文章與書法,都還造不出這一篇來呢!(《佛法是救世之光》p.413 - p.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