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中國佛教界所尊敬的「舍利子」,應有怎樣的正確認識?

佛教界重視舍利子,非常的尊敬他。但起初,只是舍利,後來才著重到舍利子。舍利是印度語,或譯作室利羅、設利羅;譯義為「骨身」,「體」,「遺身」,即死後身體的總稱。我國對於祖先的遺體,都安葬全屍於墳墓,墳墓便成為我們民族宗教的尊敬對象。但印度俗例多用火葬,火葬後的骨灰──舍利,藏在金屬的,石質的,陶質的容器中,埋在地下,稍稍高出地面,即稱為塔,塔是高顯的意思,這等於我國的墳了。藏舍利的容器,無論是金屬的,石質的,有特殊形式,可以供奉在屋裡,也就稱為塔。這種藏舍利的塔,就是中國寶塔的來源。印度重火葬,塔裡供奉舍利,舍利與塔,在印度民族宗教中,也就成為尊敬的對象了!

依於尊敬遺體──全屍或骨灰的道理,就是生前剃下的髮,剪下的爪,還有牙齒,都是遺體──舍利而受到尊敬。所以佛教中,有髮舍利、爪舍利、牙舍利,及髮塔、爪塔、牙塔等。

遺體何以被尊敬?一般人對父母眷屬的遺體,由於生前的有恩有愛,所以或安葬全屍,或收拾骨灰──舍利,敬藏在塔裡。特別是對於父母、祖父母等,表示著愛敬「追遠」的孝德。這點,中國與印度,都是一樣的。如對社會而有功有德,他的墳墓,在中國會受到一般人的尊敬。佛教中,教主釋迦牟尼佛,與弟子 ──菩薩或羅漢,以及後世的高僧大德,火化後的舍利,受到佛教徒普遍的尊敬供奉。幾年前,印度的散琪古塔,發現了佛的大弟子,舍利弗與目犍連的舍利,受到印度政府的尊敬。其後作為最珍貴的禮物,奉贈錫蘭的佛教界去供奉。

又如抗戰期間,日人在南京發現了玄奘三藏的舍利,曾分散在南京、北平、日本,建塔供奉。前年又由日僧奉還奘公遺骨的一分來臺灣,也曾引起朝野尊敬,並決定在日月潭建塔供奉。佛及弟子的舍利受到尊敬供養,是由於佛及弟子,曾依此遺體,引發智慧慈悲等功德,開示人生的真義,化導無量數人,去惡向善,進向於至善的境地。所以《金光明經》說:「舍利是戒定慧功德所熏修,甚難可得,最上福田」。《般若經》也說:「佛身及設利羅(即舍利),皆由如是甚深般若波羅密多功德所熏修故,乃為一切世間天人,供養恭敬,尊重讚歎」。佛及弟子的舍利,受到佛弟子的尊敬供奉,不但有著敬愛追慕的孝思(如一般人的尊敬父祖遺體);由於佛及弟子的甚深功德,所以供奉舍利,能使人引發信心、向上心,能激發人類的善念,鼓舞人類向真理的追求。

一直到現在,緬、泰等佛教國,還只是尊敬供奉舍利,而我國卻特重舍利子。據傳載:釋迦佛火化後的舍利,是堅固不壞,猶如金剛的微粒。我國的高僧大德,火化後,也常在骨灰中發見堅固的微粒(但據傳:佛舍利是永久不壞,而一般的舍利子,久後還是要壞的)。因此我國佛教徒,對此舍利中的「堅固子」,特別尊敬,稱為舍利子。舍利子就是舍利中的堅固微粒。這確是容易珍藏,適宜於信徒經久供奉的。

何以火化後會有此舍利子?我國流傳的信念是:如人久離淫欲,精髓充滿,就會有堅固的舍利子。據我所見而論,這不外血肉精髓骨脂等,經火化的融冶而凝成。這在我國僧眾間,原是平常而並不太希奇的。民國卅六年春,太虛大師在上海圓寂,我初次見到了舍利子。那年秋天,途經蘇州,特地去木瀆靈岩山,瞻禮印光大師的舍利子。這次,又見到章嘉大師的舍利子。論數目,章嘉大師要多些;但晶瑩文采的舍利子,虛、印二老要多一些。幾年前,臺灣后里毘盧寺的妙塵優婆夷,汐止靜修院的達心比丘尼,都曾發見有舍利子。去年,曼谷振東法師,生前是平常的應赴僧,但火化後卻發現舍利子甚多。去年底,家師在星加坡去世,據廣洽法師等函告,得舍利子甚多。我的師弟還郵寄數顆給我,現供奉於小銀塔中。舍利子,原是平常而並不太希奇的。而太虛、印光、章嘉大師等舍利子,值得我們尊敬,建塔供奉,那是由於他生前的功德──慈悲、智慧、自利利人的德業。他們的舍利子,是戒定慧等功德所熏修的,所以是「甚難可得,無上福田」!

《中央日報》,曾載有有關章嘉大師舍利子的報導──「佛身三寶」。記者先生對佛教,是相當隔膜的(如稱李子寬為法師)。對舍利子的報導,辭句間不免有語病,這才引起讀者的疑問。有些疑問,依上文的解說,可以不需要再解答了,但也有還需要解答的。人的身體或遺體──舍利,唯有自己,才有權交給醫院或化驗室,去解剖或化驗。章嘉大師的舍利子,為內蒙民眾及一般信徒的信仰對象,誰也無此主權,拿來贈給科學界去研究實驗。所以有人提議,佛教會「基於愛國心」,捐贈科學界去作實驗,顯然是誤解愛國,也濫用愛國的大帽子了。章嘉大師的舍利子,現供奉於臺北市青田街章嘉大師生前的辦事處,讓一切人瞻禮,所以如有研究興趣的,不妨去看看,不一定要在博物館中(有人建議捐給博物館)。

至於問起:「對我們社會之發展,科學之進步,有何幫助」?我可以舉一事例來答復:國父孫中山先生,死後遺體,經過防腐手術,安藏玻璃棺中,奉安在南京的中山陵,費用是相當大的。試問:就中山先生遺體自身來說,對我們社會之發展,科學之進步,有何幫助?中山先生的遺體,與你我死後的遺體,有多大差別?由於中山先生生前對國對民的德業,才能受人尊敬。瞻禮中山陵園,能為中山先生的德業所感召,為以建民國,以進大同的偉大理想而努力!同樣的,舍利子的受到尊敬,實由於生前的德業;而舍利子在信徒的心目中,充滿著鼓舞向上的巨大力量。

舍利子的受到尊敬,還有另一因素,即舍利子每有奇突的現象。當然,並非每一人的舍利,都有難思的奇跡。現在姑說兩點:一、舍利子是可以至誠感得的,佛教史載:吳孫權時,康僧會與弟子們,虔誠祈求,竟然於空瓶中發見舍利子。西晉慧達(俗名劉薩何)在鄮縣祈求,舍利與塔從地湧出來。有名的寧波阿育王寺的舍利塔,發見到現在,已一千七百年了。也許覺得這過於古老吧!那麼,民國二十(?)年,朱慶瀾將軍去西安,經人陪了去遊興教寺──玄奘法師的塔院。朱公虔誠禮敬,塔上忽落下半塊磚,檢起來看,有兩顆舍利子附在磚上。這才發起修復奘公塔,同時也修了奘公弟子 ──窺基、圓測的二塔(都在興教寺)。二、舍利子是可以生長的:明初,西藏宗喀巴大師──黃教的創立者,晚年落下了一顆牙齒,交與大弟子保藏。後來問起,弟子是作為舍利而恭敬供養著。拿回來看,牙根上長滿了舍利子。當時,取下舍利子,分給弟子們供養。而此牙齒,在恭敬供養中,經常生長微粒的舍利子,一直到現在。也許覺得太遙遠吧!那麼,近在臺北,前司法院長居正,生前供奉舍利子五顆。死後,移供中正路的善導寺。去年,發見舍利子已增為十顆。今年春,分了五顆,供養在新竹青草湖的福藏塔。善導寺的五顆舍利子,不知現在有否增多!

也許有人會建議,像這樣的舍利子,送科學家去「實驗研究」,做一下「正確的分析」。其實不需要分析化驗,我就可以告訴大家:這只是一堆物質元素,並無靈奇成分;然而舍利子並不因此而失去光輝。這如人類一樣,不論那一位,活生生的送到科學家的實驗室裡,經一番正確的分析化驗,報告是:並無良善,也沒有罪惡;沒有忠貞,也無所謂邪逆。在科學家的化驗分析裡,這是毫無根據的。人,只是多少水分,多少鐵質……;這些少的物質,時值美金╳元╳角。然而人類真的沒有善惡,沒有忠邪的分別嗎?真的只值美金╳元╳角嗎?

近代由於偏重物質的科學發達,造成了人類意識上的嚴重毒害,普遍的變為庸俗的、功利的、唯物的人生觀,引導這個世界的社會,看來是進步,而其實是進步到毀滅的邊緣。不知物質有物質的世界,意識有意識的內容,道德有道德的領域,宗教有宗教的境地。處理物質的那一套分析實驗,是不能通用於一切的。舍利子,儘管有不可思議的現象,到底是不常有的。而我們所以尊敬佛的舍利,佛弟子的舍利,如尊敬近代大師──印光、太虛、章嘉等舍利子,主要的理由,還是由於大師們生前的功德──慈悲智慧,自利利人,弘教護國的德業!(《佛法是救世之光》p.329 - p.336)

Taxonomy upgrade extr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