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以真我體驗為最高法門者係指何而言?

姓名或匿稱: 
吳徵

導師在書中提到「如來藏說,佛說的經典不少,會使人生起一種意解:在生死眾生,或眾生心中,有如來那樣的體性存在,而具足智慧德相,或說相好莊嚴的。這與印度的神我說,很接近。所以西藏的覺囊巴派,就依十部大乘經——如來藏說教典,成立神我體系的大乘佛教。中國內地也有這一類,以真我的體驗,作為最高的法門。好在佛知道眾生愚癡,預先在《楞伽經》裡,抉擇了如來藏說的真意義。這是攝化計我外道,而實際與大乘法空性,是一脈相通的。」(《成佛之道》(增注本),pp.384-385)

不知這以真我體驗為最高之法門是何所指?

自性見實難發現,何況去除。

Comments

一、有關導師提及「中國內地也有這一類,以真我的體驗,作為最高的法門」,在導師的著作中有三處相關的論述

 

(一)《成佛之道》/第五章 大乘不共法/或以生滅法,縛脫難可立,畏於無我句,佛又方便攝。

「如來藏說,佛說的經典不少,會使人生起一種意解:在生死眾生,或眾生心中,有如來那樣的體性存在,而具足智慧德相,或說相好莊嚴的。這與印度的神我說,很接近。所以西藏的覺囊巴派,就依十部大乘經——如來藏說教典,成立神我體系的大乘佛教。中國內地也有這一類,以真我的體驗,作為最高的法門。好在佛知道眾生愚癡,預先在《楞伽經》裡,抉擇了如來藏說的真意義。這是攝化計我外道,而實際與大乘法空性,是一脈相通的。」(《成佛之道》(增注本),pp.384-385)

 

(二)《以佛法研究佛法》/十、如來藏之研究/二說如來藏之意趣

 

佛法中,也有一分的有我說,依他們說:佛法說無我是對的,不過這是否定常人所計執的邪我,而另有一勝妙我存在。這如犢子部及其所分出的法上、賢胄、正量、密林山部四派,建立不可說我。據說,我是在五蘊之內抑在五蘊之外,我是常住抑屬無常,都是不可說的。犢子部他們建立不可說我,認為佛法的生死輪迴與涅槃還滅等一切問題,才能依之而建立起來。這是佛法中最初說我的一派。佛法一向是說無我的,所以這種不可說我的論調出現之後,在佛教界初聽起來,有些驚怪,因此被人評為附佛法的外道。小乘中,除犢子系的不可說我之外,經量部也講勝義我。大乘中也有說我的,如禪宗的《心燈錄》說,禪宗體悟的,即是我,即通常所說的主人翁。他引「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及「赤肉團上有一無位真人」等來說明。不過這種我是不可思議的,不像一般人所計執的粗顯的我。……在了解如來藏之前,必須先了解佛陀說如來藏的這一根本意趣。如來藏為眾生不能了解一切法空的甚深真義,佛陀所開示的另一方便教說。從外型上看,雖然近似外道所說的,是常是我,但其真正內容,卻與外道迥異。《楞伽經》說:「開引計我諸外道故,說如來藏」。「為斷愚夫畏無我句,故說……如來藏」。「陰界入生滅,彼無有我,誰生誰滅?……如來之藏,是善不善因」。依《楞伽經》佛說如來藏的意趣,是對主張有我而恐懼無我的外道說的,也是對不能在無常生滅中成立輪迴的眾生說的。……佛說如來藏的意趣,主要使不信無常無我的人來信受佛法,達到佛法化度眾生的目的,使之踏上正路,進入佛法的甚深處。(《以佛法研究佛法》,pp.308-310)

 

中國禪宗常以「赤肉團上有一無位真人」來說明體悟的境界

 

唐《鎮州臨濟慧照禪師語錄》卷1:「上堂云:「赤肉團上有一無位真人,常從汝等諸人面門出入,未證據者看看。」時有僧出問:「如何是無位真人?」師下禪床把住,云:「道道。」其僧擬議,師托開,云:「無位真人是什麼乾屎橛?」便歸方丈。」(CBETA, T47, no. 1985, p. 496, c10-14)

 

宋《景德傳燈錄》卷10:「因臨濟和尚云:赤肉團上有無位真人。師乃有偈云:

 萬法一如不用揀  一如誰揀誰不揀

 即今生死本菩提  三世如來同箇眼」

(CBETA, T51, no. 2076, p. 276, a22-25)

 

明《指月錄》卷17:「初參臨濟問:如何是佛法大意?濟下禪牀擒住,師擬議,濟與一掌,師佇思。傍僧曰:定上座何不禮拜?師方作禮,忽然大悟。後南遊,路逢巖頭雪峰欽山三人,巖頭問:上座甚處來?師曰:臨濟來,巖曰:和尚萬福,師曰:和尚已順世也。巖曰:某甲三人特去禮拜,薄福不遇,不知和尚在日有何言句,請上座舉一兩則。師遂舉臨濟上堂曰:赤肉團上。有一無位真人,常在汝等諸人面門出入。」(CBETA, X83, no. 1578, p. 582, c16-23 // Z 2B:16, p. 187, b2-9 // R143, p. 373, b2-9)

 

明《佛祖綱目》卷41:「如何全身放下,一法如是,萬法亦然,自己如是,眾人亦然,佛祖聖賢如是,凡夫亦然,一切眾生亦然。正放下時,身在甚麼處,放不下時,你又在甚麼處,放得下不曾放下,放不下何用放下。人境俱空,凡聖俱泯,又何處現釋迦老子。與石屋和尚,又向何處,參父母未生前面目,又向何處。求無明法語,又向何處,入彌勒樓閣,會得赤肉團上有箇無位真人,能分許多位次。」(CBETA, X85, no. 1594, p. 794, a12-23 // Z 2B:19, p. 421, b10-c3 // R146, p. 841, b10-p. 842, a3)

 

(三)《般若經講記》/般若經講記/金剛般若波羅蜜經講記

「多數學者,以為聲聞能破我執,而大乘才能破法執,這應先破我執而後離相!本經前後大段,一般也判為先破法執,後破我執,即為大矛盾處。又,佛為眾生說法,多明空無我,信解者還多。到了聖智親證,反而偏執真常大我。所以,本經於此智證的方便道中,特重於無我的開示。這即是說:即使是聖智現覺,也還是空無我的。末法眾生,不聞大乘,如湛愚心燈錄之類,以「我」為開示修行的根本,與我見外道同流,可痛!」(《般若經講記》,p.106)

 

二、筆者的理解:(一)《成佛之道》與(二)《以佛法研究佛法》兩處內容之意旨相同。導師所評論「中國內地也有這一類,以真我的體驗,作為最高的法門」並指斥的是(三)《金剛般若波羅蜜經講記》中所說的「末法眾生,不聞大乘,如湛愚心燈錄之類,以「我」為開示修行的根本,與我見外道同流,可痛!

 

三、清朝湛愚居士《心燈錄》之意旨及禪宗大德虛雲老和尚之評論

按:清朝湛愚居士所著的《心燈錄》六卷(與唐宋以來流傳之《心燈錄》不同)。標舉世尊「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為宗旨,立獨尊之我為極則,以「此我」二字為方便接引,期使徹悟「真我」。

民國禪宗大德虛雲老和尚之《虛雲和尚開示錄》也有評論:「《心燈錄序》記夢事及全書皆只言此『我』,不妥。

主編隨筆版主:常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