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定應如何存心?

在五乘共法章(P117-124),提到三福行之一的修定時,導師說明「調攝於三事」段是引的《小止觀》五種調和中的調身、調息與調心 (另二為調食與調睡眠則看似等同於三乘共法章說的定方便 -- 「飲食知節量,勤修寤瑜伽」二偈)。在大乘不共法章再提到修定時,一部份也看似引的《小止觀》––如「念息數隨止,非風非喘氣」是。看起來修定的方法可以說是五乘所共的,不同的只是存心 –– 世間法主要是生天,聲聞法是依定發慧而至解脫,而菩薩法呢?雖說「是道內外共,由觀成差別」,然而「觀」是重般若的,是「知」的,這與「情」的大悲心有何關連呢?《學佛三要》p97說「有菩提心作根本,修禪即成大乘禪,修慧即成大乘慧,一切皆是佛道資糧。」這樣,是否大乘的修定也得「有菩提心作根本」了?

《瑜伽師地論》於菩薩地「六度」中的禪波羅蜜,多說「如聲聞地中說」,可以說,修定的方法是大小乘甚至外道所共,由於發心的不同而有外道定、聲聞定或大乘定的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