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 又復正見者

庚二: 又復正見者,即是四諦慧;如實知四諦,應斷及應修,惑苦滅應證,由滅得涅槃

  出世的解脫道,是以緣起及四諦法門為綱要的。所以說到正見,除知緣起的集滅外,還有四諦的正見,這是經中特別重視的。正見流轉還滅的緣起法,是依因而起,依因而滅的正見。但這不是空洞的因果觀,有空觀,而是無明緣行等的依緣而有,無明滅就行滅等的依緣而無。因果相依的必然性,從中道的立場,如幻假有緣起觀中,正確的體見他,深入到離惑證真的聖境。四諦,也是因果的:苦由集而生,滅依道而證,這是世間與出世間兩重因果。觀察的對象,還是現實苦迫的人生。從苦而觀到集(如從老死而觀到愛取為緣,到無明為緣一樣),然後覺了到集滅則苦滅的滅諦(如知道無明滅則行滅……老死滅一樣)。但怎能斷集而證滅呢?這就是修道了。道是證滅的因,也是達成集苦 [P220] 滅的對治。這樣,知四諦與知緣起,並非是不相關的(十二緣起也可以作四諦觀,如老死,老死集,老死滅,滅老死之道,經中說為四十四智)(48)。所以緣起「正見」,也「即是」知「四諦慧」。不過在說明上,緣起法門著重於豎的系列說明,四諦著重於橫的分類而已。

  佛在鹿野苑,最初為五比丘大轉法輪,就是四諦法門,也就是稱為『三轉十二行相』的法輪,明白表示出對四諦的次第深入。當時,佛先指示了:那些是苦,那些是集,什麼是滅,什麼是道。這應該是剴切分別,詳細指示。不但要知道那些是苦的,那些是苦的集因;苦必從集生,有集就有苦等事理。而且要知道:這些苦是真實的苦,決無不苦的必然性。這是第一轉(四行),是開示而使其了解深信的。接著,佛更說:苦是應知──應該深切了知體認的;能深切信解世間是苦迫性,才會發生厭離世間,求向解脫。集是應該斷的,不斷便生苦果,不能出離生死了。滅是應該證得的,這才是解脫的實現。道是應該修習的,不修道就不能斷集而證得滅諦。這是第二轉(四行),是勸大家應該 [P221] 『知苦斷集證滅修道』,從知而行,從行而去實證的。接著,佛再以自身的經驗來告訴弟子們:苦,我已是徹底的深知了;集已經斷盡;滅已經證得;道已經修學完成。也就是說:我已從四諦的知斷證修中,完成了解脫生死,體現涅槃的大事,你們為什麼不照著去實行,去完成呢?這是第三轉(四行),是以自身的經驗為證明,來加強弟子們信解修行的決心。佛說四諦法門,不外乎這三轉十二行相的法輪(49)。在弟子的修學四諦法門時,首先要「如實知四諦」:從四諦的事相,四諦間的因果相關性,四諦的確實性(苦真實是苦等);從『有因有緣世間(即是苦的)集,有因有緣(這就是道)世間滅』的緣起集滅觀中,知無常無我而流轉還滅,證入甚深的真實性。應這樣的如實知,也就能知集是「應斷」的。道是「應修」的,「惑苦滅應證」的。依正知見而起正行,最後才能達到:已知,已斷,已滅,已修的無學位,「由」於苦集「滅」而「得涅槃」。

  對於四諦的如實知見,引起了見諦(真實)得道的問題。在四諦中,體見 [P222] 什麼才算得證?由於學者的根性,修持方法的傳承不同,分為頓漸二派。觀四諦十六行相,以十六(或說五)心見道的,是漸見派──見四諦得道,是西北印學派的主張。而中南印度的學派,是主張頓見的──見滅諦得道。當然,這是千百年來的古老公案,優劣是難以直加判斷的。依現有的教說來參證,從佛法本源一味的見地來說:見四諦,應該是漸入的;但這與悟入緣起空寂性── 也就是見滅諦得道,是不一定矛盾的。經說:沒有前三諦的現觀(直覺的體驗),是不能現觀道諦的;四諦是漸入,猶如梯級的,這都是漸入漸證的確證。但四諦現覺的深見深信──也稱為『證信』,不是證入四種真實理體;諦是審諦不倒的意思,所以是指確認那四類價值而說。如苦:這些生死有為,是無常的,不安穩的,是無我而不自在的;這種生死事實的苦迫性,能深知深信而必然無疑,就是見苦諦。煩惱與引生的善惡業,是能起生死,使生死不斷生起的真正原因,也就是惑業的招感性,深知深信而必然無疑,便是見集。斷了煩惱,不起生死,那種寂靜,微妙,出離的超越性,更沒有任何繫縛與累著的自在 [P223] 性,深知深信而不再疑惑,便是見滅。八正道,有了就有出離,沒有就決不能出離;八正道的能向涅槃所必由的行跡性,能深知深信而不再疑惑,名為見道(諦)。這種印定苦集滅道的確信無疑,是四類價值的深知深信,當然是先後生起而印定的。但這無礙於緣起空寂性──滅諦的體見。緣起空寂性,就是『甚深廣大無量無數永滅』;這是超越緣起相對性的『正法』;本來如此,必然如此,普遍如此,而稱為『法性,法住,法界』的。見滅諦,不是上面所說的價值確信,而是體見那超越相對性的寂滅性自身。這是平等不二的,沒有次第可說。學者在正觀緣起的集滅中,達到離愛無欲而體見寂滅性,就是得道;四諦也當然證得了。但在智見上,應有引起的次第意義。如一下子發見了寶藏,又一樣一樣的點收一樣──這是古德所說的一種解說。頓入,漸入,應該就是這樣的。見寂滅而證道,為古代無數學者所修證的,是不容懷疑的事實,稱此為滅諦的體見,是寂滅性自身的體見,與見四諦的見──四類價值的確認不同。 [P224]

  
庚三: 先得法住智,後得涅槃智,依俗契真實,正觀法如是。

  在中道的正見中,有著一定的程序,主要是:「先得法住智,後得涅槃智」。佛為深摩說:『不問汝知不知,且自先知法住,後知涅槃』(50),這是怎樣的肯定,必然!什麼是法住智?什麼是涅槃智?依七十七智經說:一切眾生的生死緣起,現在如此,過去未來也如此,都是有此因(如無明)而後有彼果(如行)的,決不離此因而能有彼果的,這是法住智。所以,法住智是對於因果緣起的決定智。這雖然是緣起如幻的俗數法(如不能了解緣起的世俗相對性,假名安立性,而只是信解善惡,業報,三世等,就是世間正見,不名為智),但卻是正見得道所必備的知見。經上說:如依此而觀緣起法的從緣而生,依緣而滅,是盡相,壞相,離相,滅相,名涅槃智。這是從緣起的無常觀中,觀一切法如石火電光,纔生即滅;生無所來,滅無所至,而契入法性寂滅。這就是:『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51)。由無常(入無我)而契入寂滅,是三乘共法中主要的解脫法門(還有從空及無相而契人的觀門)。所 [P225] 以,法住智知流轉,知因果的必然性,涅槃智知還滅,知因果的空寂性;法住智知生滅,涅槃智知不生滅;法住智知有為世俗,涅槃智知無為勝義。「依俗」諦的緣起因果,而後「契」入緣起寂滅的「真實」,這是解脫道中「正觀法」的必然歷程,一定「如是」而決無例外的。

  說到這裡,覺得佛教中,每有一種錯誤的傾向,就是不求法住智,而但求涅槃智。特別是備有世間一般知識,年老而求佛法的。對於因果緣起的必然性,四諦的價值決定,常是並無希求;有的以為這早都已經知道,而不知夢都沒有夢想過。卻以為,需要的是開悟,是明心見性。不知道沒有修成法住智,涅槃智是不會現起的。由於偏向證悟,弄到一開口,一下手,似乎非說心說性,談修談證不可。於是乎失去了悟入的必要過程,空談些心性,空有,理事,弄得內外也不辨了。過去的大德們,就有錯認定盤星,以為孔顏樂處,大學明明德,孟子致良知,就是祖師西來大意。因此有的就高唱:『東方聖人此心焉,西方聖人此心焉』,好像儒佛融通起來。其實,儒門大師,即便翻過語錄,用 [P226] 過存養功夫,那一位是確認三世因果的?那一位從緣起的流轉還滅中求正見的?那一位體見一切眾生平等的?根本都沒有三世因果決定的法住智,必然是漂流於佛法的門外。理學大師都不能贊同佛法,而要以拒楊墨的態度來排斥佛老,為什麼?就是於佛法沒有正見,不知佛法的涅槃智,是依緣起因果的法住智而進修得來。所以,如以為只要談心說性、或者說什麼絕對精神之類,以為就是最高的佛法,那真是誤入歧途,自甘沈淪了! 

 

註解~4.048《雜阿含經》卷一四(大正二�九九下)。

註解~4.049《雜阿含經》卷一五(大正二�一0三下──一0四上)。

註解~4.050《雜阿含經》卷一四(大正二�九七中)。

註解~4.051《大般涅槃經》卷下(大正一�二0四下)。

 

導師:

回應

 成佛之道增注本》220 – 221頁的內容彙總起來可以說:第一轉開示苦、集、滅、道四諦而使令了解、深信;第二轉勸大家應該知苦、斷集、證滅、修道;第三轉則是以世尊自身的經驗為證 -- 苦已徹知、集已斷盡、滅已證得、道已修成,來加強弟子們信解修行的決心。這三轉都圍繞著四諦,表示出對四諦的次第深入,所以說是十二行相。菩提比丘長老Ven. Bhikkhu Bodhi 英譯的《相應部轉法輪經SN56.11》裡對十二行相的行相也是依四諦說的。十二行相另有一種說法,這另一種說法的三轉還是一樣的示轉、勸轉、證轉,不同的是說一一轉中各有眼、智、明、覺等四行相,所以一共也是十二行相。謹節錄論述如下以為參考:

轉法輪者,說四聖諦義三轉十二相。是苦諦、是苦集、是苦滅、是至苦滅道,是名一轉四相。是苦諦應知、是苦集應斷、是苦滅應證、是至苦滅道應修,是名第二轉四相。是苦諦知已、是苦集斷已、是苦滅證已、是至苦滅道修已,是名第三轉四相。四相者,四諦中生眼、智、明、覺。《十住毘婆沙論卷第五》

云何三轉十二行相?此苦聖諦、此應遍知、此已遍知,是名三轉。即於如是一一轉時,別別發生眼、智、明、覺,說此名曰十二行相。如是三轉十二行相諦諦皆有,然數等故,但說三轉十二行相。《俱舍論卷第二十四》

(筆者註:北傳《雜阿含379初轉法輪經》提到的「生眼、智、明、覺」在對應的南傳《相應部轉法輪經SN56.11》相當的經文段落提到了生起了的不是四個,而是五個 - vision, knowledge, wisdom, true knowledge, and light. Thanissaro Bhikkhu 法師的另譯則作 'Vision arose, insight arose, discernment arose, knowledge arose, illumination arose within me'.

多聞思版主

《成佛之道增注本》224 – 225頁長行對於法住智與涅槃智已有詳盡的說明,謹從論典節錄幾段文以為參考:

如世尊說:「蘇尸摩當知:先有法住智,後有涅槃智。」
問:此中何者是法住智,何者是涅槃智耶?
有作是說:知集智是法住智;知滅智是涅槃智。
有餘復說:知苦、集智是法住智;知滅、道智是涅槃智。
或有說者:知苦、集、道智是法住智;知滅智是涅槃智。
...
復有說者:知流轉智是法住智;知還滅智是涅槃智。
復次,知緣起智是法住智;知緣起滅智是涅槃智。
復次,知生死智是法住智;知生死滅智是涅槃智。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第一百一十》

經說:「蘇尸摩當知:先有法住智,後有涅槃智。」
問曰:此中何者是法住智,何者是涅槃智耶?
答曰:知生死增長智是法住智;知生死增長滅智是涅槃智。
復次,知十二緣起是法住智;知十二緣起滅是涅槃智。
知苦、集智是法住智;知滅、道智是涅槃智。
若作是說則為善通:先有法住智,後有涅槃智。
復有說者,苦、集、道智是法住智;滅智是涅槃智。

 《阿毘曇毘婆沙論卷第五十九》

另外《瑜伽師地論卷第九十四》提到「如是依止彼法住智,及因於苦若苦因緣,住厭逆想,便於涅槃能以妙慧悟入信解,為寂靜等。如是妙智,名涅槃智。」得涅槃智須「依止彼法住智」,可見「先有法住智,後有涅槃智」。

 

多聞思版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