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 增上慧學者

戊三: 增上慧學者,即出世正見。

  道諦,是三學,八正道。戒學,定學,都說過了,現在要說到慧學。慧學就是八正道中的正見(還有正思惟),所以綜合起來說:「增上慧學」,就是「出世正見」。什麼是增上慧學?為了作為解脫的依止而修慧,叫增上慧。這當然不是俗知俗見,而是究竟的真實慧了。正見也如此,如上面說到的知善惡 [P206] ,知業報,知前生後世,知凡聖,都還是(佛教的)世間正見。為了悟真理,斷煩惱,得解脫,要有出世的正見。什麼叫出世?就是超過和勝出一般世間(凡夫)的意思。或是悟解真理的正見,或是離煩惱的無漏正見,都叫出世正見。在說明上,現在是著重於勝義──真實義的知見。

  慧,梵語般若。在佛法所修的一切功德中,般若是最究竟的;有了般若,可說到了家。體悟真理,解脫生死的大事,已經能夠成辦;涅槃城大門,已經打開。如沒有般若,什麼行門,都不能解脫生死。般若又是最根本的;般若是領導者,啟導一切功德的進修,與一切功德相應。在三學中,慧學最後,為能得解脫的依止;而在八正道中,卻以正見為首。這說明了般若在佛法中的地位,是徹始徹終的;他是領導者,又是完成者!

  在三乘共法的經典裡,慧是有很多名稱的,如慧,見,明,觀,忍,智,覺;正觀,正見,正知,正思惟;如實觀,如實知,如實見,如實知見,如實思惟;擇法等。 [P207]

  
丁二
戊一
己一
庚一
辛一
壬一: 佛為阿難說:緣起義甚深──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無常空無我,惟世俗假 有。

  出世的解脫法門,不出乎四諦與緣起的二大綱,所以說到出世的慧學,也就是通達緣起與知四諦的慧。現在,先從正見緣起來說。

  上面說到過的十二緣起說,在一般人的心目中,這不過是煩惱起業,業感苦果的說明;說明了生死的無限延續,並非神造而已。就是部分的分別法相的佛學者,也每每如此。如真的這樣,這不過是緣起的世間正見,怎麼能解脫生死呢?阿難曾代表過這樣的見地,以為緣起是很好懂的。「佛」就因此「為阿難說」:『彼諸緣生(起?)法,其意甚深』(32);「緣起義」是「甚深」甚深,如大海一樣的,不容易測度到底裡的。要知道,緣起是佛在菩提樹下覺證得來的,不要說人,就是天(玉皇大帝之類),魔,梵(耶和華等),也都是不能通達的。這是佛法超越世間,勝出世間的根源,當然是『甚深極甚深,難通達極難通達』的了!緣起實在太深了!如十二支的因果相生,說明了生死的無 [P208] 限延續,這已經是很深的了!再來觀察:眾生的生死,始終在這樣的──十二支的情形下流轉;只要是眾生,是生死,就超不過這十二支的序列。所以十二支是生死的因果序列,有著必然性與普遍性的。從因果的不同事實,而悟解到一切眾生共同的必然理性,堅定的信解,這才得到了初步的成就。但還要再深入,徹悟更深的真義。

  佛的開示緣起,總是說:『依此有彼有,此生故彼生;謂無明緣行,行緣識……生緣老死』(33)。要知道:無明,行……老死,這十二支的因果相生,是緣起的事實,或緣起的序列;而「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才是緣起的法則。因果的所以成為因果,生死的所以成為生死,都離不了這個──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的定律。這樣,就進到了緣起事物的一般理性了!試問:因果到底是什麼意義呢?怎樣才會成為因果呢?依佛開示的緣起來說:有,是存在的意思。這不是自有、永有的存在,而是生滅的存在,所以又說生,生是現起的意思(約徹底的意思說:存在的就是現起的,現起的就是存在的)。為什麼 [P209] 能存在?為什麼會現起呢?這是離不了因緣的。依於因緣的關係,才能存在的,現起的。那個因緣呢?也是存在的,現起的;他如不是存在的與現起的,就不能成為果法存在與生起的因緣了!那個因緣自身,既然是存在的,現起的,那當然也要依於另一因緣。就是另一因緣,當然也不能不是存在的與現起的了。這樣的深刻觀察起來,盡世間的一切事事物物,盡一切眾生的生死死生,無非是成立於這樣的原理:因(有)存在所以果存在,因(生)現起所以果現起。一切都是依於因緣的,也就是離不了因緣的,離了因緣是不能存在的。依這「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的定律而觀察起來,什麼都不是自有的,永有的,一切世間,一切生死,無論是前後的,同時的,都無非是展轉相關的,相依相待的存在。展轉相關的,相依相待的存在,才能成為因果。所以,從佛悟證的『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的因果定律,就能正見因果的深義,而不是庸俗的因果觀了!

  依照這深刻的因果觀,來正觀一切,就能正確地了解:一切是「無常」的 [P210] ,是「空無我」的。存在與生起的一切法,都是無常的。你看!器界在成而壞,國家在興而衰亡,眾生在生而老死。如粗顯的說,是一期無常:如器界的成壞,眾生的生死,似乎都經過一安定時期而後滅盡。但細微的說,是剎那無常:一切都是剎那剎那的生滅著,纔生即滅而不住的。這一切,為什麼會是生滅無常的呢?這是緣起呀!從因緣而有的,不能不依於因緣,緣無也就歸於無了。是從因緣而生起的,當然也依緣而滅了。依緣而存在與生起的一切,必然會是生滅無常的。經中說到無常,用無常,無恒,不可保信,不安穩等來說明。所以因緣所生的一切法──約眾生的自體來說,都是不永久的,不可靠的,末了總是歸於滅盡的。說到空與無我,可以作多種不同的解說,現在且約無我來說。我,是主宰的意思。主是與他不相干,自己作主;宰是別的要由我來支配。總之,我是自由自在自主的。大家都覺得有我;一般宗教也都說眾生(或專約人類說)有一個我(有的叫做靈)。但我在那裡呢?是怎樣的呢?一般人沒有考慮過這些;到了宗教與哲學家手裡,經一番推究,這可問題多了,意見也 [P211] 紛歧了,但總之,覺得不能沒有常住不變的,自由自在的東西,作為眾生── 人的生命主體。並且覺得,這個常住而自主的,也就是安樂的,這將來才好回到天國,或歸於解脫,去享受永恒的自由。然在佛的正觀中,(像他們主張的)我是並不存在的。眾生,不是別的,只是五蘊呀,六處呀,六界呀;只是身心的因果現象──存在與生起。這一切是不息的流變,那裏有常住不變的我?是相依相待的存在,那裡有獨立的我?不常住,不獨存,這那裡有自主自由(樂)的我呢?無常無我的正觀,如佛所常說的:『色(等一切法)無常;無常即苦(不安隱,不自由);苦即非我;非我者亦非我所。如是觀者,名真實正觀』(34)

  這樣,器界也好,眾生也好,一一法也好,都「惟」是「世俗」的「假有」了。除去世俗的假有,什麼也不可得。什麼叫世俗?什麼叫假有呢?世俗,有浮虛不實的意思。經我們──一切眾生的虛妄分別心而發現的一切,覺得這是什麼,那是什麼;心裡覺得的那個,覺得就是稱之為什麼的。庸常所認識到 [P212] 的一切──體質,形態,作用,一切都是世俗的。世俗的,就是假有的。假有,不是說什麼都沒有,是施設而有的意思(也叫做假名),就是依因緣而存在而現起的。這雖然因果法則,歷然不亂,但這是假施設而有的。佛在阿含的勝義空經中說:是無常的,空無我的,『除俗數法。俗數法者,謂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35)。所以,無常無我的一切因果法,佛稱之為世俗的假有。舉例來說吧!人是六根取境,引發六識的綜合活動。但是,如眼根能見色,因為能見色,所以確定有眼根。但到底什麼是眼根呢?其實『眼不實而生,生已盡滅』;也就是『眼生時無有來處,滅時無有去處』(36)。因為眼根是緣起的有,緣起的生,你不能想像為有一真實的眼根,從那裡生出來。說到見色,也不是有一獨存體,能單獨負起見色的作用;見色也是要有種種關係才能成就的,所以也不能說有真實自體的眼根,能夠見色。這樣,眼根是纔生即滅的,你也不能想像為有一真實自體的眼根,滅到那裡去了。勝義空經的開示,夠明白了。所以,世間的一切──器界,眾生,一色一心,都是世俗假有、緣起的存在 [P213] 。這是無常無我的,但在展轉相關,相依相待下,眾生是和合的,相續的存在,流轉不絕於生死大海。生死死生的相續不已,也就是輪迴不已,苦痛不已。 

 

註解~4.032《佛說大生義經》(大正一�八四四中)。  

註解~4.033《阿毘達磨法蘊足論》卷一一引經(大正二六�五0五上)。

註解~4.034《雜阿含經》卷一(大正二�二上)。

註解~4.035《雜阿含經》卷一三(大正二�九二下)。  

註解~4.036《雜阿含經》卷一三(大正二�九二下)。

 

 

 

導師:

回應

這一節引《雜阿含335經》,又名《第一義空經》,提到了「俗數法」說:「俗數法者,謂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謹節錄《空之探究》p.82 ~ p.83對俗數法的說明如下以為參考:

俗數法是什麼意義?『阿毘達磨順正理論』引經(13.001)說:

    「如世尊說:有業有異熟,作者不可得,謂能捨此蘊及能續餘蘊,唯除法假」。

    「勝義空經說:此中法假,謂無明緣行,廣說乃至生緣老死」。

    依玄奘所譯的『順正理論』,可知俗數法是法假的異譯。法假即法施設dharma-prajn~apti,施設prajn~apti可譯為安立或假名。法施設──法假,就是無明緣行等十二支的起滅。

鳩摩羅什Kuma^raji^va所譯『成實論』,譯此經文為:「諸法但假名字﹔假名字者,所謂無明因緣諸行……」(13.002)。『瑜伽論』解說法假為:「唯有諸法從眾緣生,能生諸法」(13.003)。『勝義空經』作:「別法合集,因緣所生」(13.004)。所以經義是:唯有法假施設,緣起的生死相續,有業有異熟,而沒有作業受報的我。緣起法是假有,我不可得是勝義空。『勝義空經』的俗數法(法假)有,第一義空,雖不是明確的二諦說,而意義與二諦說相合,所以『瑜伽論』就明白的說:「但唯於彼因果法中,依世俗諦假立作用」(13.005)。法假施設是假(名),勝義空是空﹔假與空,都依緣起法說。依緣起說法,『雜阿含經』是稱之為:「離此二邊,處於中道而說法」的(13.006)。龍樹Na^ga^rjuna的『中論』說:「諸佛依二諦,為眾生說法」﹔「眾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亦為是假名,亦是中道義」(13.007)。二諦與空假中義,都隱約的從這『勝義空經』中啟發出來。

 

註解~ 13.001『阿毘達磨順正理論』卷二五(大正二九‧四八五上)。又『論』卷二八(大正二九‧四九八中──下)。

註解~ 13.002『成實論』卷一二(大正三二‧三三三上)。

註解~ 13.003『瑜伽師地論』卷九二(大正三0‧八二六下)。

註解~ 13.004『佛說勝義空經』(大正一五‧八0七上)。

註解~ 13.005『瑜伽師地論』卷九二(大正三0‧八二六下)。

註解~ 13.006『雜阿含經』卷一二(大正二‧八五下)。

註解~ 13.007『中論』卷四(大正三0‧三二下)。又卷四(大正三0‧三三中)。

多聞思版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