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5.4 善薩之所乘

丙五:善薩之所乘,菩提心相應,慈悲為上首,空慧是方便。依此三要門,善修一切行;一切行皆入,成佛之一乘。

  趣入大乘道的不同根性,佛性,發菩提心的尊勝,都已說到了。大乘道,發願以後,就應該見於實行。說到菩薩的正行,就要先論到菩薩行所不可少的要素。聲聞乘與緣覺乘,是通於因果的。但大乘中,重於因行的,名菩薩乘;重於果德的,名佛乘。因圓果滿,為大乘法的全體。現在從成佛之道──因行[P273]來說,大乘是「菩薩」「所乘」的法門;依此法門,從凡夫地而趣入大菩提,也叫一切智海。菩薩行中,不論修持什麼,有必不可少的三要則。例如布施,一、要與「菩提心相應」,就是為了上求下化的志願而布施。二、施時要以「慈悲」心「為上首」,為先導,就是從慈悲心而引發布施。三、法「空慧是方便」,方便是善巧的別名。如不著施者,受者,所施的物件,名為有方便。如沒有法空慧,著相布施,名為不善巧,無方便,不能出離生死,而趣向一切智海。可以說:菩提心是志願所在,慈悲心是動機,法空慧是做事的技巧。如「依此三要門」為本,「善」巧的「修」習「一切行」:世間善法的五戒,十善,三福業也好;出世善法的四諦,緣起,三學,八正道,三十七道品也好;大乘法的六度,四攝,百八三昧,四十二字門等也好:這「一切行皆」就歸「入」於「成佛之」道的「一乘」法了。簡單地說:有了這三心,一切善行都是大乘法;如離了這三心,或缺少了,什麼也不是成佛的法門了。

  大般若經說到菩薩的修行時,總是說:『一切智智相應作意,大悲為首,[P274]由無所得而為方便』(23);這就是本文所說的三心。依此,龍樹的《寶鬘論》說:『本謂菩提心,堅固如山王;大悲遍十方;不依二邊慧』(24)。《大日經》也大體相同說:『大菩提為因,悲為根本,以方便而至究竟』(25)(漢譯誤作方便為究竟)。一切智智相應作意,就是《法華經》的『一切智願』,也就是菩提心的別名。大悲是遍十方一切眾生而起,所以說依十方際。無所得是般若,就是不依有無二邊的空性慧。《大日經》兼存有相說,所以說以種種的方便而到達究竟。但成佛的主要方便,不能不說是都無所得的空慧。因為如取著相,什麼都不能到於究竟了。在大乘法中,這三者是同等的重要,不可或少的。但大乘經是各有所宗重的,或特重菩提心,或特重大悲心,或特重般若的都無所得;每把他說作首要的。這是依所宗要而巧說,其實這三者,初學是可以偏重而不可偏廢的。

  這三心是大乘的通行,正與儒者的三達德──智仁勇一樣。這本是人類的特勝:憶念勝,梵行勝,堅忍勝;也就是理智的,情感的,意志的特勝。重於[P275]人乘正行的儒者,也就揭示了人乘通德的智仁勇。大乘法,本是著重依人乘而直入佛道的,所以也就揭示了:究竟無上的志願──菩提心,普遍平等的同情──慈悲;徹法源底的智慧──空慧,為大乘行必備的通德。因此,大乘法行,就是使人類特勝的德性淨化(俗稱昇華),使他融和進展而到達完成。成佛時,菩提心成法身德,慈悲心成解脫德,法空慧成般若德。如來的三德秘藏,不是別的,只是人生德行的最高完成。大乘的真義,與帶有隱遁傾向的小乘行,帶有神秘氣息的天乘行,是不大相同的。大乘的真義,實是人生的趣向於究竟,『即人成佛』的法門。 

註【5-023】《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四一二(「大正」卷七.六七頁中)。
註【5-024】《入中論》卷一引論(三頁下)。
註【5-025】《大毘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卷一(「大正」卷一八.一頁中──下)。

回應

回應瀏覽選項

選擇你喜歡的顯示回應的模式,並點選「儲存設定」,以啟用你所做的變更。

方便的意思

《成佛之道增注本》274頁提到:「法『空慧是方便』,方便是善巧的別名。」謹節錄幾段有關方便的說明與譬喻以供參考。

方即是方法﹔便是便宜,即適應義。方便是適應環境根性的方法。眾生的根機不一,如到處都用真實法門,是不一定被信受的。必須用方便去接引,然後歸到真實。(<<勝鬘經講記>>p.15)

救濟人類的苦痛,世間也有兩種方法:
甲、方便:如遇著沒飯吃沒衣穿的貧乏者,給他們衣食,這即是臨時的方便辦法。
乙、根本的救濟,是要研究貧乏者的原因,如有人因缺乏了謀生的技能而貧苦的,那就教他學個技能﹔如因每年水災而貧乏的,就得想法疏通河流,這才能徹底治止他們的貧乏苦痛。
佛法也如此,方便主張布施救濟等﹔而根本卻重在自身的努力,自己的苦痛,要由自己努力解決。
(<<佛法是救世之光>>p.15)

般若、方便之同異:般若是智慧,方便也是智慧。《智論》比喻說:般若如金,方便如熟煉了的金,可作種種飾物。菩薩初以般若慧觀一切法空,如通達諸法空性,即能引發無方的巧用,名為方便。經上說:『以無所得為方便』。假使離了性空慧,方便也就不成其為方便了!所以,般若與方便,不一不異:般若側重於法空的體證﹔方便側重於救濟眾生的大行,即以便宜的方法利濟眾生。《智論》這樣說:『般若將入畢竟空,絕諸戲論﹔方便將出畢竟空,嚴土熟生』。(<<般若經講記>>p.7 ~ p.8)

 

多聞思版主

大乘三心與三菩提心

謹節錄導師在《學佛三要》p.98~p.99以三種菩提心對大乘三心的說明如下。爲便閱讀,特標以不同顏色,並加分段:

「發菩提心,首先對於成佛度眾生,要有信心,要有大願。由於見到世間的惡劣,見到眾生的苦惱,而深信有究竟圓滿的佛果可證﹔也唯有修證成佛,才能淨化世間,拯救一切眾生。於是發廣大願,願盡未來際,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由此信願而發心,稱願菩提心,或信願菩提心

有了信願,還要能夠實行,所以其次便是行菩提心,這主要是指受持菩薩戒法,菩薩戒一名菩薩學處,包括了一切自利利他大行,菩薩即以此無邊戒行,實行菩薩道。

此願行二種菩提心,還是有漏心行,不出世間,故統名世俗菩提心

由此而更進一層的,名勝義菩提心,是大乘行者悟入無生法忍,證到真如實相。這真實智境,沒有時空相,沒有青黃赤白相,沒有心識相,經中常說為不生不滅,非有非無,非此非彼,不可說,不可念等。世俗菩提心著重悲願,勝義菩提心,能不離悲願而得智慧的現證。

也可以說,願菩提心重於起信發願行菩提心重於從事利他勝義菩提心重於般若證理。

這樣,菩提心統攝著信願大悲般若,確乎攝持了大乘法的心要。」

多聞思版主

無所得

《成佛之道增注本》274頁提到:「但成佛的主要方便,不能不說是都無所得的空慧。因為如取著相,什麼都不能到於究竟了。」從這裡可以理解,若有「都無所得的空慧」就不會取著相了。無所得的意義是什麼?《大智度論卷第十》說:「無所得有二種:一者:世間欲,有所求不如意,是無所得;二者:諸法實相中,受決定相不可得故,名無所得。」世間的所求不得當然也叫無所得,但這裡所說的無所得指的是第二種。再節錄導師在《空之探究》p.195 ~ p.196引《般若經》』來說明「無所得」:

諸有二者,是有所得﹔無有二者,是無所得。……不從有所得中無所得,不從無所得中無所得﹔須菩提!有所得無所得平等,是名無所得」。

相對的世俗sam.vr.ti,是二,是有所得prApti,是眾生的取著處。佛說無二、無所得aprAptitva,是一切無所取著的第一義──勝義Paramartha。但發心修行,要安住無所得﹔無所得不在有所得中,有所得是有取著的﹔也不能說在無所得中,如有無所得可得,那是落於相待,不是無所得了。所以菩薩住無所得,以無所得為方便等,是不著有所得而又不著於無所得的。這樣,有所得(二)與無所得(無二),無二無別,平等平等,這才是佛說無所得(無二)的意趣所在。當然,稱之為無所得,終歸是不離假名的方便。

多聞思版主

菩薩的意義

謹節錄《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p.130 ~ p.131與《大毘婆沙論》各一段文補充說明菩薩的意義:

菩薩,是菩提薩埵的簡稱,菩提與薩埵的綴合語。菩提與薩埵綴合所成的菩薩,他的意義是什麼?在佛教的發展中,由於菩薩思想的演變,所以為菩薩所下的定義,也有不同的解說。菩提bodhi,譯義為「覺」,但這裡應該是「無上菩提」。如常說的「發菩提心」,就是「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菩提是佛菩提、無上菩提的簡稱,否則泛言覺悟,與聲聞菩提就沒有分別了。菩(提)薩(埵)的意義,『初期大乘佛教之研究』[《初期大乘佛教之研究》作者為平川彰博士 – KatieSea註],引述Har Dayal所著書所說──菩薩的七種意義﹔及西藏所傳,菩薩為勇於求菩提的人。今依佛教所傳來說:薩埵sattva是佛教的熟悉用語,譯義為「有情」──有情識或有情愛的生命。菩薩是求(無上)菩提的有情,這是多數學者所同意的。依古代「本生」與「譬喻」所傳的菩薩,也只是求無上菩提的有情。然求菩提的薩埵,薩埵內含的意義,恰好表示了有情對於(無上)菩提的態度。初期大乘經的『小品般若經』,解說「摩訶(大)薩埵」為「大有情眾最為上首」,薩埵還是有情的意義。『大品般若經』,更以「堅固金剛喻心定不退壞」,「勝心大心」,「決定不傾動心」,「真利樂心」,「愛法、樂法、欣法、熹法」──五義,解說於「大有情眾當為上首」的意義。所舉的五義,不是別的,正是有情的特性。生死流轉中的有情,表現生命力的情意,是堅強的,旺盛的。是情,所以對生命是愛、樂、欣、熹的。釋尊在成佛不久,由於感到有情的「愛阿賴耶,樂阿賴耶,欣阿賴耶,熹阿賴耶」,不容易解脫,而有想入涅槃的傳說。但這種情意:如改變方向,對人,就是「真利樂心」﹔對正法──無上菩提,就是「愛法、樂法、欣法、熹法」心。菩薩,只是將有情固有的那種堅定、愛著的情意特性,用於無上菩提,因而菩薩在生死流轉中,為了無上菩提,是那樣的堅強,那樣的愛好,那樣的精進!H 氏七義中,第六,薩埵是「附著」義﹔第七,是「力義」﹔西藏傳說為「勇心」義,都與『般若經』所說相合。所以,菩薩是愛樂無上菩提,精進欲求的有情。如泛說菩提為覺,薩埵為有情(名詞),就失去菩薩所有的,無數生死中勤求菩提的特性。(<<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p.130 ~ p.131)

 

《說一切有部發智大毘婆沙論卷第一百七十六》說:

「由此薩埵未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以增上意樂恆隨順菩提,趣向菩提,親近菩提,愛樂菩提,尊重菩提,渴仰菩提,求證欲證不懈不息,於菩提中,心無暫捨,是故名為菩提薩埵… 復次,薩埵是勇猛者義。未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恆於菩提精進勇猛,求欲速證,是故名為菩提薩埵。」

多聞思版主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