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學問答集 - 關於三假

二乘的須菩提也是悟得「三假」
有關「三假」,略述如下:

《般若經》中佛命須菩提為菩薩說般若波羅蜜,須菩提說:「世尊!所言菩薩菩薩者,何等法義是菩薩?我不見有法名為菩薩。世尊!我不見菩薩,不得菩薩,亦不見、不得般若波羅蜜,當教何等菩薩般若波羅蜜?」而佛讚許須菩提。《大智度論》是從「三假」來解說,從這意義來看,二乘的須菩提應該也是悟得「三假」,也是通達「諸法實相」的。

《般若經》談到了三假,而《大智度論》則安立修行次第,最後破法假而得諸法實相。
「觀受假已破除實有性與本有性,為什麼還要破法假?」依《大智度論》說,如果真正了解名字假施設,就能破名假;受假,「受」是依攬眾緣而成的複合物,譬如補特伽羅個體,如果了解這是因緣和合的假施設,就能破我執;法假,組成補特伽羅的五蘊當體即空,如果覺得一一法還有實在性,這是法執。依《大智度論》,若證得我空,就不會再執著一一法的實有。聲聞法開始不是廣觀一切法空,而是從無我、無我所(我空)下手,真能證得我空的,也不會執著法是實有的。

《大智度論》為何還要破受假到法假?個人覺得,強調法空、法假,是為了對治說一切有部所主張的「我空法有」。在修行上,能徹底證得我空的必然能破法假,但在說明上,這是要破除「我空法有」者對法的執著。
法假,如果由於順道法愛,也是必須破除的。

對菩薩來說「法門無量誓願學」,如果學一法而執著一法,所以也有必要強調法空。

Taxonomy upgrade extras: